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爹地,这是我的第一次。
爹地,这是我的第一次。
有一次我跟老婆带着女儿珊儿一起去花莲度假, 由于是年假订不到饭店房间,只好拼命的找汽车旅馆, 终于让我找到ㄧ家还有空房的旅馆了办好手续付钱后, 总算有落脚的地方了。 三个人一起出去吃饭(席间我故意要了3瓶啤酒)又走走逛逛后, 回到旅馆轮流洗完澡后因为坐了一整天的车, 她们两个女人很快就进入沈睡状态而我则是因为将要实施我计画已久的计画, 而兴奋的睡不着觉。 因为只有一张大床,所以老婆睡在中间隔开我跟珊儿, 在听到老婆跟女儿发出匀称的鼾声后我知道机会来了, 我珊儿目前还在读高一年纪虽小身材可是好到爆, 因为我在日本还有投资ㄧ些小生意珊儿要我老婆叫我帮她带些内衣回来, 也因为这样我也才知道她的身材居然这么火辣, 平常看它包的紧紧的居然有Ecap的内容实力, 所以我才会计画这次的花东之旅。 在我轻轻的摇了老婆几下仍没反应,我知道老婆没有3个小时以上是不会醒过来的(因为喝了啤酒的关系), 我又故意把老婆往珊儿那边挤靠过去我故意抓着老婆的手, 往女儿身上摇几下心理的兴奋度往上飚,一个疑问冒出来, 难道珊儿跟老婆一样喝点小酒睡觉时会不省人事…(哈……)爽到了为了再确认一次, 我再拿起老婆的手从珊儿的咪咪放上去顺势在揉几下, 天啊……果然还是没反应。 嘿嘿嘿~ 我总算放下心来,可以开始我的摸摸计画了, 我起先还不敢直接把老婆调位置怕珊儿醒过来, 所以先侧个身面向老婆把我的手整个伸过去放在珊儿的身上, 哇……好细好嫩的触感(因为睡熟她的衣服翻上来了些) 先在小腹那里柔摸了几下慢慢的往上移动,终于来到山脚下(咦!珊儿居然没穿内衣!!哈!赚到了), 正准备往山头攻去时珊儿突然嗯……了一声, 吓我一大跳我以为她醒过来了,我动也不动的等了一会儿, 确认珊儿没有醒过来后继续往山头攻了上去, 哇……小巧的乳头不错的手感(整座山果然无法一手掌握)。 轻轻的揉捏了几下,小乳头终于在我的轻抚揉捏下变硬了。 她也很配合,加快了喘息的速度,三不五时的发出了舒服的叹息声, 这种刺激让我的色心战胜理智,继续往下移动, 往山下的溪谷前进。 经过一路长征,终于来到那一片青草地(^^珊儿的毛很稀疏), 流连了一下继续往下探去一碰到小溪沟的时候, 珊儿突然全身抖了一下哇!~ 她的内裤已经湿透了(她穿的是睡裙, 她也太相信我了吧)我想说都到这里里了,我也就不客气了, 拨开小裤裤进入到溪谷中手上传来的感觉,第一个念头, 她还是处女因为整个阴部很平顺,这时我把自己身体弓起来, 清楚的看到珊儿的脸微红当我的手滑过小沟时, 她就会抖一下嗯啊一声在我的耕耘下,小姨子连续抖了几下, 她的小裤裤湿透了床单也遭受波及湿了一小片, (她居然会喷水爽死了当下决定再弄一次,铁了心之后, 把我跟老婆的位置对调一切就绪,当我在把手放到小沟时, 忽然一只手抓住我的手惊吓之于望向珊儿,她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 又望向她母亲 略带哭因小声的问我: 爹地,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你要我怎么面对妈咪!哇咧……这时候当然得要使出三寸不烂之舌 拼了老命的忏悔灌迷汤了。 当我说完后,珊儿紧紧的抱着我,小声的跟我说, 其实她早就很喜欢我了只是因为我是父亲,她不能跟她妈咪抢老公……之类的对我坦白她的情意。 还说她本来就打算跟我们出来度完这个假留个甜蜜的回忆之后, 就要接受她同学的交往并且把这份情藏在心底最深处。 哇!……打蛇随棍上,二话不说,把珊儿搂在怀里吻了下去, 另一只手也开始抚摸她的胸部挑动她的情慾珊儿这时也清醒了过来, 避开我吻着她的嘴 问了一句: 爹地, 你是只要我的人还是要我的心你爱我吗这时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她: 如果我先认识你, 我一定只爱你一个但是现在你妈咪是我的责任, 我不能抛下她。 突然我从珊儿的眼底看到一丝复杂与坚定, 对我说: 爹地, 吻我好吗但是到这里就好, 可以吗我装着无奈的表情回答她: 嗯!我跟珊儿热情拥吻直到天空一抹鱼白, 天啊!!我门两个都没睡在不舍的心境下松开相拥的手, 珊儿突然问我: 爹地我妈咪怎么睡的这么死我茫然的回过头, 告诉她说: 你妈咪只要喝二、三杯啤酒就算921地震, 她也睡死的不会醒过来的。 怎么珊儿脸微红的急说没有啦,难怪你这么大胆, 敢对我使坏。 过了一会儿,老婆也醒了,梳洗一下,我们又往下一个行程–宜兰前进。 今天就学聪明,一到宜兰就先去找好旅馆,唯一不同的是, 我原本打算要间房的珊儿一听到连忙跑过来跟服务台小姐说, 不用了一间房就好,但是要有2张床的那种房间。 这时珊儿回过头来小声跟我说: 爹地,我跟你们出来度假, 你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另一个房间。 我会害怕到睡不着耶,还说你会疼我,你骗人。 我一时急道: 你妈咪在后面耶,你想害死我喔!珊儿不惊反怒, 转头就像她母亲那儿走去 嘟着嘴跟她母亲说: 妈咪, 你看爹地啦明知道在外面我不敢一个人睡,还要订2间房啦。 我老婆一时傻眼反问道: 你们感情什么时候便这么好了珊儿脸一红, 跺脚道: 妈咪连你也欺负我。 这时我赶紧搂着老婆, 对珊儿说: 好啦, 跟你开个玩笑啦!一语双关的对珊儿说: 我不会把你一个人丢着不管的。 这时老婆故意装生气说: 哼,我就知道你疼小姗比疼我多。 这时换小姗急了, 赶忙说: 妈咪,才没有呢, 爹地刚刚还想把我支开咧。 如果不是我耍个小脾气这时老婆突然拉起珊儿的手说: 小姗啊, 我看我们两母女干脆放你爹地鸽子好了。 然后两母女转头就走往市集去,留我一个人呆在原地。 心想: 你们母女到底再演哪一出戏。 吃完饭后,我们又一起去几个景点走走看看, 直到晚饭时间到了餐厅点完餐, 珊儿突然说: 妈咪, 我们在喝点啤酒好不好我老婆笑着回答说: 小姗啊 你真的被你爹地带坏了居然要找我喝酒。 珊儿连忙说: 妈咪,平常在家你管的紧, 难得出来你就不要在念了嘛!(珊儿撒娇道)。 其实在珊儿一说要点啤酒时,我就傻了,心想你到底在搞什么把戏连老婆再问我话我都闪神没听到。 老婆突然拍了我一下, 问说: 你在想什么都呆了。 我连忙说: 老婆啊,我在想说,明天就要回家了, 你就陪陪小姗小喝一下好了毕竟跟我们一起, 不会有事的。 老婆看我也同意后, 瞪了我一掩对小姗说: 好吧!不过你可不能喝太多, 也不能在外面跟其他人喝女孩子喝酒出事的话看怎么办。 珊儿饶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回答说: 妈咪, 我知道!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呵呵呵!席间,天啊!这ㄚ头居然灌了她妈咪2瓶多的啤酒, 自己也喝了一瓶多结论嘛!当然是我跟珊儿扶着老婆回旅馆睡觉去。 躺在床上看着隔壁床的珊儿,一直再想今天所有事情的经过, 得到一个结论小姗今天是故意的,想到这里, 起身往隔壁床一躺气质秀丽的脸蛋,因为喝了一点酒而泛红, 红嫩的嘴唇让人看了就想咬一口,我知道老婆今晚是不可能醒了, 头一低就往珊儿的红唇吻了下去,哇!……淡淡的酒味, 用舌头轻轻撬开小姗的牙齿把舌头伸进去,来个热吻, 见珊儿没什么反应一只手伸进去属于她的丰满轻轻的揉捏着, 小乳头有了刺激反应而站立了转而在度往下探去, 吓了我一跳珊儿今晚居然没有穿内裤(哇……啊你是打算这样方便我玩摸摸乐喔^^)。 跟昨晚一样,一抚摸到那一点小敏感,珊儿的身体就抖一下, 在我轻柔的抚慰下珊儿终于连续抖了几下,只感觉到唿吸急促跟我一手的湿滑, 当然床单也湿了一小片。 由于感官的刺激,小弟弟勐的擡起了头,解除掉束缚后的坚硬, 一跳一跳的我解开珊儿睡裙的排扣,映入眼帘的是一对丰满坚挺, 爱不释手的抚摸了一振再用舌头轻舔逗弄,小乳头已经因为冲血而硬挺的立着, 当我扶着我的坚硬分开珊儿的双腿时珊儿睁开眼睛用手阻挡着我的前进。 迷蒙水揉的眼神望着我问道: 爹地, 你真的爱我吗还是只是想占有我的身体而已我一脸诚恳的回答说: 我说过, 不是你妈咪的话我只会爱你一个,今天我也说过, 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珊儿一脸幸福的对我说: 爹地,抱紧我可以吗我不再说话, 而是用行动来回应她 她又说: 爹地, 你可以对我说爱我吗我毫不犹豫的在她耳边轻柔的说: 小姗, 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这时小姗一脸幸福的笑着说: 我终于听到了, 不枉我特意安排今晚欺骗妈咪的愧疚感也值了。 说着一滴清泪从脸庞滑落。 我低头吻掉她的泪痕,轻声的说,委屈你了。 对不……小姗捂着我的最说: 不要说那三个字, 是我自愿的我要听另外那三个字。 能再对我说一次吗看着一脸期盼的眼神,我轻吻了她一下, 含情默默的说: 不要说一次只要你愿意, 只要我活着我一被子都会对你说,我爱你。 小姗听了之后, 轻生的啜泣着说: 爹地, 爱我吧今晚小姗整个人整个心都是你的,永远不会变。 我一脸珍惜的问到: 你不后悔她坚定的回答我说: 不会, 永远不会。 错过今晚我才会后悔。 听完她的回答, 我一脸疼惜的说: 我要进来了, 会痛要跟我说好吗一个简单的回应,我便挺着我的坚硬前进, 小姗眉头一紧双手紧抱着我说,爹地,我真的好爱你。 这时小头感觉遇到一层阻碍,是了,这就是小姗保存了15年的处女象徵。 感觉我停了下来, 小姗睁开眼问道: 怎么了我感激的说: 小姗, 谢谢你给我你的全部我会一辈子疼惜你的。 说完腰力一挺,一举突破那一层薄膜,在小姗张开嘴嗯啊……好痛的一声, 也正式告别了女孩而进入女人的阶段。 我温柔的问说: 小姗,很痛吗要不要我停下来她再度滑下两行清泪, 艰难的说不用,我受得了,我好幸福,尽情的爱我吧, 让我感受到你除了疼惜以外的爱给我拟全部的爱。 语毕,我不再迟疑,轻轻的挺动我的腰去带动我的坚挺, 小姗也配合的发出一阵阵呻吟声直到高潮2次之后, 我告诉珊儿说: 小姗我要射了,我会拔出来射在你的大胸部, 好吗她因为初尝云雨再加上高潮2次 无力的跟我说: 爹地, 不要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我们的第一次,我要你全部射进去, 把我的子宫灌满你的精液我又要来了,啊…啊…啊……爹地听完我加速挺动着, 腰眼一麻精关一松全部灌了进去。 我只听到气若游丝的小姗急促的说着: 好烫…我感觉到了……好烫好舒服小姗兴奋到虚脱的昏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小姗悠悠的醒了过来,看到我还压在她身上, 一脸幸福又害羞的撒娇: 你好坏把人家弄到晕过去。 你怎么还压在人家身上,快被你压死了啦。 看着底下的小女人,我疼惜的抱着她说,我才舍不得把你压死咧, 这么好又爱我的女人 对不对她满脸通红的说: 就你嘴甜, 我就是这样被你骗去了。 我只能傻笑着呵呵呵!又说好了,时间差不多了, 我们一起去洗洗要不然天一亮,老姐就要发现什么了。 我答道: 嗯!我要拔出来了。 在拔出来的瞬间, 突发奇想跟珊儿说: 小姗,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 我们用相机拍下来好不好她瞪了我一眼说: 你好坏耶, 你不怕被妈咪发现喔我连忙跟她说: 我的电脑跟东西 妈咪不会去动的。 在再三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小姗答应了。 在拍了一些破处的照片跟两人亲密恩爱的裸照后, 我扶着她进去浴室冲洗着身体。 很快清洗完后,我一样上了这张床, 她惊恐的问说: 你干麻还上来啦, 老姐会发现的。 我温柔的说: 我只是想要疼惜的抱着哄你睡觉, 我不会吃了你之后就丢你一个人。 等会儿我就会过去那边睡的,不要担心。 听我说完, 珊儿红了眼匡哭声道: 我真的没有爱错你, 你会永远都对我这么好吗我一个简单的回答: 嗯!!小姗在我的怀里很幸福很安稳的睡去。 直到天亮。 老婆起床后,叫醒我跟珊儿,催促着一起去吃早餐, 然后要赶回台北珊儿可能是昨晚的痛怕被母亲发现, 跟我老婆说: 妈咪我肚子有点痛, 麻烦你去药房帮我买个普拿疼好吗拜托!!我老婆说: 等会儿路上顺便买不就好了, 麻烦!!我一听连忙说: 小静啊你就去帮她买好了, 我就先把东西搬上车麻烦你跑一趟咩。 老婆一听不乐意道: 哎呀,果然爹地比较疼女儿, 都没有心疼我这个做老婆的。 哼~ 死没良心的!!我只能苦笑。 老婆出门后, 珊儿坐起来叫了一声: 老公, 抱抱!我笑着说: 就知道你搞鬼 还痛吗她一脸幸福的说: 老公抱一个就不痛了。 一一把东西搬上车再把珊儿扶上车之后,老婆也刚好回到车库间, 让珊儿吃完药后便草草吃个简便早餐,踏上归途。 终于回到台北,原本打算直接把车开到我老丈人家(女儿住在丈人家方便上学), 先把珊儿送回去再回家休息。 到了小姗家楼下时, 她突然对老婆说: 妈咪, 能不能麻烦爹地帮我拿旅行包顺便扶我上去楼上(我心想: 可能珊儿因为昨天才被我开苞 还在隐隐做痛吧 老婆一脸担心的问说: 你药也吃了, 没有好一点吗要不要先去看个医生小姗急道: 妈咪 大过年的我才不要去医院咧!触霉头。 老婆笑駡着说: 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迷信了你不是老说天大地大你最大的吗 哈哈哈!!小姗脸色微红的嘟起小嘴说: 妈咪, 你再笑我 我真翻脸了哦!!这时我憋着笑赶紧出来打圆场说: 老婆啊, 你就别再糗她了你在车上顾车,我把小姗带上去, 马上就下来啦。 顺便跟爸妈说一下咩!老婆这时候已经笑得说不出话, 擡起手挥了两下继续狂笑爬上三楼,珊儿拿出钥匙打开门, 喊了声: 外公、外婆我们回来了!放下行李后 咦!怎么没有半个人在家我到四处巡了一下再厨房冰箱上贴了一张留言便条。 写着: 小姗,我跟你姥姥还有你二舅、三舅她们两家人临时决定要去日本玩半个月, 家里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如果你不敢一个人在家, 就到你妈咪家去窝几天反正你也快开学了,收收心, 准备好开学的事情别老是等到最后一天才赶得像打火一样。 外公留。 珊儿看完后, 露出开心的笑容问说: 爹地, 你觉得我是回家去窝好呢还是待在这里好挖!!你一个人在家的话 你老妈咪肯定也会不放心要不你干脆跟我们一起回家算了。 这样我跟你妈咪也比较放心。 小姗一听便不愿意的说: 爹地,我不想去你家, 我想我一听便摇头说: 不行啦我后天要去台中勘查现场跟估价, 我也不会在台北。 珊儿一听, 眼睛亮起来兴奋的说: 爹地, 你最疼我、爱我 对不对我—-当然啊!你不会是想要跟我一起下去吧宾果!爹地好聪明喔!我想了一下问说: 那你打算怎么跟你妈咪说爸妈不在家她肯定会知道的, 她也一定会要你到家里去啊。 你不说的话,到时候爸妈要是打电话去家里问的话, 你不就还要被骂到臭头。 珊儿低头想了一下说: 那我等会儿先跟你们回家去, 我再跟妈咪说我后天要跟同学去南投玩 这样好不好我想了一下问道: 你一定要跟我下去吗我下去是工作的, 又不是去玩的 你自己要想清楚哦!!珊儿毫不考虑的回答说: 人家就是想多跟你单独相处嘛!趁这个机会多好, 要不然我还要想方设法去灌老妈咪喝酒多累啊!!而且也不好。 听完后, 我伸出一只手轻抚着小姗的脸说: 你未来该怎么办就这样跟着我吗珊儿轻轻点着头道: 嗯!!我怜惜的说: 你真的好傻。 擡起珊儿的下巴吻了过去,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我心虚的接起手机(其实我跟珊儿都知道肯定是我老婆打上来的): 喂!老婆干嘛啊听筒传来: 什么我干嘛 我还想问你在干嘛咧怎么那么久我便把状况跟老婆说了一下(女儿假装要去南投玩的事情我没提), 老婆便要我把电话转给珊儿两母女说了几句, 变挂了电话。 珊儿对我说: 走吧,回家去了。 我明天再跟妈咪说我要去南投玩的事情。 不过,要下楼之前,吻我。 语毕,两张嘴便贴在一起,互相吸允着对方口中的津液。 直到接不上气。 两人稍微整理了一下,我便又扶着珊儿往楼下走去。 回到家,吃完晚餐,我们三个人又看了一会儿电视, 我便对老婆说: 我后天要去台中的行李帮我准备一下 大概三天份。 老婆顿了一下说: 对喔,你没说我差点忘记了。 这时珊儿插口问说: 爹地,你要去台中喔那我又可以省下一笔车钱了。 忽忽呵呵呵!!我假装一脸无辜又茫然的问说: 你再说什么, 我怎么有听没有懂老婆介面问道: 小姗啊 你没事去台中干嘛珊儿笑嘻嘻的说: 也没什么事啦 就是学校放假前我住台中的同学有约我去她们家玩啦, 在南投集集那儿。 老婆突然打岔道: 等等!!是不是你说过的那个同学是的话我可不答应, 一个女孩家的 大过年的往男生家跑不太好吧!珊儿摇着头说: 不是男的, 是2个女生死党啦。 呵呵呵!!老婆接着问说: 那你有跟她们联络了吗小姗说: 明天早上再打电话跟我同学说, 她们山上比较早睡。 现在打过去怕不好意思。 老婆说: 好吧!那明天看联络怎样再跟我说。 小姗到: 嗯!!那我要先去睡了。 妈咪、爹地晚安!嗯!!快去休息吧。 一夜无话我由于两晚没睡又开长途车,一躺上床后很快就没知觉了, 冥冥中感觉好像有人用头发再搔弄我的鼻孔跟耳朵, 挣开惺忪的睡眼吓了我一大跳,珊儿正半卧的躺再我身边, 一开口便问: 现在是你跑到我的房间还是我梦游到你房间珊儿露出灿烂的笑容道: 当然是……我跑到你房间 我正要教你起床呢!呵呵!!我瞬间清醒 那你妈咪呢珊儿马上一脸哀怨的说: 她去市场买菜了啦。 你怕什么我都说过我不会跟妈咪抢老公了,你还这样……(小姗眼匡一红)。 我马上搂着她说: 我也是怕你妈咪会感觉出什么, 她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啊对不起啦!!我不想因为我们两个的事情伤害到任何人啊!!珊儿擦掉眼泪后, 睁开我的怀抱转头就从门口走去 停在门口说: 爹地,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我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爱你 我真的做不到啊!呜呜……呜……她小跑步的离开房间, 只留下我一个还傻在我的床上。 起来梳洗干净后,刚下到客厅,老婆也刚好从市场回到家, 一进门看到我便问: 怎么你舍得起来了快来帮我把东西拿到厨房去啦, 累死我了!!喔!来了。 老婆又问道: 小姗呢她起来了没我茫然的回答: 我阿知!!老婆说: 你去看看, 顺便问她跟她同学联络的怎样。 嗯!我这就去。 说完我便往2楼的房间走去。 抠抠抠,小姗你醒了吗妈咪回来了。 我问道。 房间里回了一声: 嗯!进来。 我一进门,珊儿马上扑到我怀哩, 哽咽的说: 爹地, 对不起我刚刚不应该乱发脾气。 我也知道这样下去会伤害到妈咪,但是我真的没办法控制自己啊!说着说着又低下眼泪, 我怜惜的把她搂在怀里轻吻着她说: 我都知道。 别哭了,再哭就丑丑的,我可不爱你罗!!姗儿一听, 马上把眼泪擦干擡头说: 姗儿不哭爹地你不要丢下我、不爱我, 姗儿以后会乖乖听话不乱发脾气。 我伸出一只手指贴着她的嘴唇道: 别说这种傻话, 我说过不会丢下你的好吗这时珊儿才露出一丝笑容。 对了,你妈咪问你说,你跟同学联络好了没你等会儿自己跟她说一下, 还有脸去洗一下吧,哭的跟只花猫似的。 嗯!爹地,你先下去,我一会就下来。 闻言,我便往客厅走去。 老公, 小姗起来了吗老婆问道: 嗯!起来了, 她正在跟她同学讲电话呢。 又过了一会儿,珊儿下来了, 一看见我老婆便说: 妈咪, 我跟同学约好了明天下午在台中碰面,她们会过来带我上集集去。 老婆闻言道: 哦!那你要带什么行李吗珊儿答道: 明天爹地么时候下台中老婆转过头来看着我说: 问你爹地, 我也不知道。 我想了一下道: 大概中午左右出发吧。 珊儿接着说: 妈咪,那明天早上10点我先麻烦爹地开车载我回家准备几套衣服, 然后就搭爹地的便车下去好了。 老婆道: 嗯!这样也好。 对了, 你身上还有钱够用吗珊儿笑着说: 还有一些, 不够我再跟爹地敲竹杠就好了。 老婆听了笑着说: 她!算了吧,现金钱在我手上, 还是我拿给你好了 一万块钱够吗我一听便不乐意的抗议说: 老婆啊, 你也太偏心了吧小姗出去玩几天你给一万,我出门去工作, 你一毛都不给你虐待劳工,我要上街抗议加罢工。 老婆狂笑道: 抗议无效,你敢罢工我就开除你。 哈哈哈!我满脸不悦的无言,两母女笑成一团。 隔天一早,载着珊儿回家准备行李,停好车两人一进门, 珊儿便紧紧抱着我说: 老公我好开心喔, 因为接下来这几天就只属于我们两个了(一脸兴奋又幸福的样子)。 我说: 是啊!!好了,赶快去准备准备, 一会儿出发。 要不然太晚。 珊儿说: 嗯!那你也进来帮我。 说完便拉着我的手,往她的房间进去。 弄着弄着, 小姗突然问说: 老公,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手上拿着一套亮丽的小洋装。 我说: 那你去换下来我看一下。 小姗闻言,嗯了一声,便在我面前脱起衣服来了, 我转头一看挖!!小头马上起立,傻眼。 珊儿一看到我呆站在那哩,小脸马上红起来, 嗲道: 你不要这样看啦我会不好意思。 哇咧!!你会不好意思那你还在我面前脱衣服(说完我转身便往门外走去), 小姗跑过来从背后抱着我说: 老公抱抱我。 吻我、爱我。 我再转身,一把抱起珊儿,两人变疯狂失控的狂吻着对方, 迅速的剥除彼此身上的一切束缚。 很快的,我拼命的挺进着,小姗则是亨着愉悦的呻吟, 嗯……嗯……啊……啊……的一直到快要高朝前夕 珊儿突然说: 老公这一次你射在我的胸部上面好不好, 听到这种挑情的言语我加快抽送的速度,整个房间里只听到两具肉体碰撞的啪啪声跟急速喘气戴着欢愉的吟叫的声, 眼前再看着珊儿胸前的两团肉球急速又规律得跳动刺激 腰眼一麻精关一松赶快拔出珊儿的小穴,连射了四、五下才停下来。 低头一看,全身泛红、无力躺着的小姗,小脸跟大奶子, 都被我射中。 床铺上靠近小穴的地方,也因为珊儿的潮吹而一片狼籍。 两人稍事休息后,相拥进去浴室,洗了个鸳鸯浴。 出来后,一起把房间、床上整理干净后,便驱车往台中出发。 一路上我跟珊儿就像热恋中的小情侣一样,甜蜜恩爱的在路上嬉闹着, 2个多小时的路程真的一点也不累,反而更有精神了。